一个湖北农村的防疫之路

经济观察网 记者 王俊勇2月7日下午,湖北省政府下发通知,要求村组实行封闭管理,村与村之间留一条应急通道,由专人值守,其他路口一律封闭。

在李成龙看来,针对湖北农村的严格防疫政策早就该出了。

李成龙从小在湖北农村长大,他所在的高楼门村是枣阳市太平镇下面的一个村庄。

枣阳市,湖北省全国百强县,是襄阳市下的一个县级市,距襄阳约79公里,距武汉约245公里。

2月2日湖北省纪委通报6起典型问题,其中一起为:枣阳市熊集镇党委书记邢天斌,太平镇镇长齐本忠在疫情防控期间违规组织聚餐,邢天斌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被免职,齐本忠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被免职,其他参与人员分别受到相应处理。

第二天,也就是2月3日,央视也对这起通报进行了报道。这一天,李成龙所在的村庄“封村”了。

在他看来,“封村”和镇长违规聚餐没有直接关系,“封村”是因为这一天村民刘某被确认新冠病毒肺炎。

刘某在武汉开滴滴为生,于1月18日左右回到家中过春节。

1月26日,武汉市市长周先旺公布已有500万人离开武汉。根据百度“疫情地图”可以看出,大约有2.72%,即13.6万的人口离开武汉去往襄阳。枣阳市比起襄阳距离武汉更近,没有明确数据显示13.6万中有多少人回到了枣阳,但可以肯定的是并不会少。李成龙说:“多的很,我们村就有好些(多)是从武汉回来的。”

刘某就是其中之一。而李成龙的家和刘某在村子里同组。

1月19日,武汉疾控专家称疫情可防可控。刘某正是此时回到家中。正值春节前夕,在疫情“可防可控”的情况下,乡亲邻里之间少不了走动。串门、吃饭、走亲戚……“到处跑着玩”,李成龙的母亲这样形容刘某在家的情况。

李成龙则由于常年在外地工作、距老家较远,春节时间比较紧张,李成龙并没有串门。但像刘某这样,离家近且回来的也比较早,到处串门玩很正常。在村里,这种现象像习俗一样,大家都这样。

1月20日,钟南山说新型肺炎会人传人。但村里并没有太大变化,没有人戴口罩,串门、打牌、聚餐的还很常见。

1月23号,武汉封城,全国各地的人都紧张了起来,但李成龙所在的村庄还是没有一丝紧张的气氛。常年在浙江工作的李成龙,就是在当天回到村里准备过年。镇上的集市,口罩买不到了,但除此之外,没听说镇上和村里的任何防护措施。

“村里实施的严格封锁太晚了。”李成龙表示,自己爱人是河南的,爱人家里很早就实施了“封村”等政策,但自己所在的村子和镇上确实迟迟没有相关措施。

直到2月25日襄阳“封城”,枣阳市也在同一天下达了肺炎防控工作(见下图):

枣阳市下达的肺炎防控工作的执行时间是26日8:00。同一天,刘某一大早在村里被救护车运送至枣阳市区医院进行隔离观察。

此前1月23日左右,刘某就已经出现了感冒发烧等不适症状。但镇上医院、村里卫生所以及其他村的卫生所,都不给看。“来来回回耽误了好几天。”李成龙说。

虽然村民知道刘某被隔离,但大家似乎并不是很担心,串门打牌并没有因此而停止。

村里26日作所做的措施也没有太大作用(上图)。李成龙描述称:“就是简单的用一个大水泥管道把各组的路给封阻了,主要是防住了轿车等。但走路,或者骑电动车就可以过去。没人看着,很多人还去镇里的街上,走出去串门打牌。”

直到2月3日刘某被确诊(同一天太平镇确诊两例),村里才彻底“封锁”:村里通往镇上的道路被封了,村里刘某所在的组也拉了横幅警示(下图)。而镇上除了药店,其他一律不能营业。

此前由于刘某接触的人比较多,不仅刘某所在的组,整个村的村民都被禁足隔离,不能出家门。每天都会有工作人员拿着喇叭,在村里边巡逻边宣传防控工作。如果有人擅自出家门,也会提出批评,并劝回家中。当村民需要米面粮食时,村里会有专门人员去送。

此时村民也终于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,呆在家中,前些日子还在池塘钓鱼的村民也没再出现。

李成龙如今也在自家进行隔离,并且是重点防控对象。因为李成龙和刘某的亲戚有过几次接触,而刘某在被隔离之前和其亲戚接触比较多。

会被隔离多久?李成龙并没有收到村里明确的说明。

对于当下村组实行封闭管理,李成龙说:“早该这么做了。应该在最初就对武汉回来的人员进行隔离观察,不然也不会现在这样。”